从雷场禁区到开放前沿——广西沿边对外开放之路越走越宽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20日
       新华社南宁7月24日电 标题:从雷区禁区到对外开放前沿——广西沿边对外开放之路越来越宽。 新华社记者夏军和梁顺在仲夏时节, 在广西中越边境凭祥友谊关口。 满载货物的汽车越过边境。 很难想象, 这条商路曾经布满地雷,

是无法逾越的“生命禁区”。 时代变了, 世界也变了, 如今它已成为连接东盟与世界经济的繁忙商贸通道、边疆开放发展的“大舞台”、边疆的山林田野。 人来开发生产…… 互市贸易, 友谊长存, 萍乡市友谊镇卡丰村, 曾经是西南边陲著名的“地雷村”。 27年前, 村民黄嘉楠在山脚下割草时被地雷炸伤。 “当时, 村里很多畜禽被宰杀, 村民也不敢上山下地干活。” 1992年, 国务院批准凭祥市沿边对外开放。 中越边境先后开展了3次大规模扫雷行动和1次边界划界和纪念碑扫雷活动。 清除了地雷障碍的山林田野, 陆续移交给当地。 不仅恢复和增加了大量农田和林地, 而且很多地方也成为边贸、人民日常生活和文化交流的重要场所。 黄嘉楠不再害怕了。 他开荒100亩, 种果树。 村子逐渐发展成为跨境贸易点, 来卡丰村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。 黄嘉楠的三个儿子也加入了“商军”。 随着业务的发展, 交通工具已经从摩托车变成了三轮车、面包车……货物越来越大。 开放让人们感觉更紧密。 10多年前, 44岁的越南人冯玉珍在边境普寨交易所开了一家发廊。 如今, 冯玉珍的女儿嫁给了来自广西玉林的小伙子。 她和女儿不仅会说普通话, 还熟悉白话、壮语等方言。 2011年, 黄嘉楠的儿子还娶了一个越南姑娘。 在两国边境, 不仅人们“结婚生子”, 还建立了20对友好村庄。 广西东兴市江坪镇魏村(三店水旁有4D人物)与隔海相望的越南芒街市察古坊昌围区建立了友好村落关系。 (一万字在水边加了三个点)魏村党支部书记苏明芳说:“台风来了, 需要援助, 只要稍微沟通一下, 我们都能协调好 。” 已经扫清了地雷障碍的边境地区, 现在是对外开放的前沿。 “2012年, 友谊关口岸年通行量仅为5.6万, 现在年通行量增长了5倍以上。口岸还新建了一条货运专线, 由四车道变为八车道, 并将 未来将扩大到十个车道。” 湘综保区管委会经贸规划处处长李白指着路过的货车说。 记者在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物流园内看到, 边检处的货车排起了长龙。 两国边检部门相距约一公里。 32岁的报关员何宇踩着平衡车帮助车辆报关。 他告诉记者:“我每天要在两地之间来回跑几十次。” 目前, 凭祥已成为东南亚国家。全国热带水果进入中国最大的陆路通道, 在中国销售的热带水果一半以上是通过凭祥进口的。 从事边贸近30年的广西凭祥兴隆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凌兴刚说, 热带水果过关, 全年销往全国各地。 全方位开放带动西南边疆地区快速发展。 广西在中越边境拥有8个国家一类口岸。 各边境县实现国家一类口岸全覆盖, 主要边境城市高速公路通达。 2018年底,

京西至龙浜高速公路建成通车, 成为我国通往东盟的又一条重要陆路通道。 “20多年前, 我第一次路过浦寨, 那只是一个偏远、人烟稀少的村庄。现在互市的规模越来越大, 边贸货物也从自行车变成了,

啤酒等到机械设备、水产品和高端水果等。
       ” 冯玉贞说道。 边贸货物越来越多, 人员往来越来越多。 各口岸进出境旅客数量屡创新高。 去年, 友谊关进出境旅客超过200万人次, 近几年进出境旅客人数年均增长27%。 3倍以上。 从商贸往来到全方位、高水平开放的大门越来越宽, 从商贸往来到金融劳务服务的大门越来越宽。
        首批边境开放城市、边境经济合作区、综合保税区、边境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、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……国家级开放平台陆续落户边境地区, 他们将首先进行试点。 2013年, 广西、云南被列为我国边境金融改革试验区, 以跨境金融业务创新为主线, 探索多种方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, 以提高贸易往来程度 投资便利化。 在东兴市经营一家越南专卖店的罗晓莉, 曾经为将人民币兑换成越南盾而苦苦挣扎。 现在, 她可以通过“家门口”的银行轻松兑换货币。 2017年, 中越在广西凭祥、东兴试点开展中越跨境劳务合作, 越南劳工可通过合法途径进入中国。 来自越南河内的周文芳获得跨境劳务合作许可证, 来到广西凭祥从事水果装卸工作。 在边境, 众多“跨国上班族”上午穿越中越之间的河北伦河, 在东兴下班, 晚上下班返回越南。 近年来,

国家先后建立广西东兴国家重点开放发展试验区、广西凭祥国家重点开放发展试验区。
        凭祥市委常委、副市长秦文骥表示, 随着一系列国家开放发展平台“扎根”, 凭祥进入发展“快车道”, 边境开放发展也越来越高。 (

友情链接:

扫描微信,更多资讯

13.771759s